微小说:陌生来电

微小说:陌生来电

夏天的黄昏,我正和友人杨子辰聊天,话题多是与孩子有关。

可惜我们的孩子都在外地居住,远离我们,且平时电话也极少打一个,所以,聊到最后总是叹息!

太阳正滑过树梢,悄然欲落,落日的余晖将我们身边的紫藤也染成了一片红色。恰在这个时候,我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起了。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便没有接。那声响也只是延续了几秒,便断了。

子辰问我是谁的电话,我说不知道,估计是打错了的。

子辰就笑了,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呷一口茶,又接着刚才的话题聊了起来。可是我的思绪却再也接不上了,因为子辰的笑。他的笑里,影影约约有一种不信任。

微小说:陌生来电

我能感觉出他的不信。他不相信,那个响了几声就断了的电话,真的只是一个陌生人的来电!

我甚至从他的笑里读出了这样一种弦外音:哦,原来你个老头子也有情况了啊!不过,既然你不想告诉我,那我也就不问了。

我心里略微有点不爽。但是我也不想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呢?不过是个陌生号码的来电罢了。要怪就怪现在的社会太乱,人们的想像力太丰富。

天就快黑了,我于是起身告辞。子辰也站了起来说:你有事,我就不留你了!

这时候,我又看到了他那诡异的一笑。我本能地感到,他的话里还有弦外之意。我一笑而过。

当时我不会想到,这个陌生号码的来电,将会给我的生活带来一个怎样的变化。

从那以后,隔三差五的,我就会收到这个号码的来电。且每次,当我听到来电铃声,拿起手机,对方已经挂断了。

有时是半夜里我一个人独处时,有时有子辰在场。还有三次,是我去城里看望孙女时接到的,儿子儿媳都在场。我清楚地记得,电话响起时,他们的表情。

微小说:陌生来电

子辰总是略带诡异地笑上两声,而儿子儿媳则是一脸的紧张气息。为了澄清这是一个错打的电话,我必须当着他们的面回拨一个电话!

中秋节那晚,月亮不太明,有云。儿子一家三口却都没有回来陪我过节。我的心情非常不好,便又去找子辰聊天。

妻子离开已经整整六年了,我一个人独居在这个小院里,自由是绝对的自由,但冷清也是实在的冷清。我希望儿子一家能够经常来陪陪我。

子辰的孩子们也各自有事,没有回来过节,只剩他们老俩口,空对一轮满月。我们聊起这个团圆的节日却不能团圆,皆摇头叹息。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还是那个陌生号码的来电。不等我接通,对方又挂断了。子辰就笑了,他说:你一个人也过了六年了,冷冷清清的,就再找一个吧!

子辰诡异的笑容,立刻让我想起了那天儿子要我转让小院产权时的样子。

“你们从一开始就误会了,这就是个陌生号码错打到我的手机上了。”子辰不说话,还是笑。

微小说:陌生来电

我突然想起儿子儿媳最近的举动,真的有点急了,我知道,我必须要向他们澄清这个事实了。

于是,当着子辰的面,我拿起电话回拨了过去。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那边迅速地把我的电话挂断了。十分钟后,我再拨,对方再次挂断。这下我真的没辄了!

本来说是就走的,奈何子辰硬拽着我喝两盅。我想着回去也真是无事可做,就坐下了。

子辰媳妇早备好了几样小菜,我就这么想着心事和子辰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着,不觉有些醉意了。

起身告辞时,我掏出手机看时间,才发现收到了一条短信,是那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我唤子辰来读,只见上面写着:

“您好!首先向您致歉。因为我父亲的号码与您的只差一位数,所以我常常错摁到您的手机上。我为了给父亲省话费,每次他打来后,我都是挂掉后打回去。

“今晚挂了你两次,我也错回给我父亲两次。如果打扰到您了,还请看在一个做儿子的孝心上,多多原谅,祝您幸福!”

微小说:陌生来电

外面不知何时刮起了风。仲秋的夜凉得惊人,但我心里分明起了一丝暖流。想想自己的孩子,又不免一番感叹。于是给他回了一条短信:不要紧!

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再没收到这个陌生号码的来电。我想,他大概是从此注意了吧,害怕自己会再次打扰到别人。

就在我快要将他忘掉的时候,却又意外地收到了他的来电。那是春节的前几天,清晨五点多,我还没有起床。

与以往不同,他先是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我可以跟你通个电话吗?我先是一惊,本能地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于是直接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挂断了,我正怅然,他却又打了过来。接通后,先是听到一阵极压抑的抽泣声,然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我的父亲没了!多希望还像以前那样,拨个电话就能听到他教诲的声音呀!再听不见了!”

微小说:陌生来电

我不知道电话是什么时候挂断的,我单是知道,那个父亲是个多么幸福的父亲,他有个多么爱他的儿子!

我从此,再也没有收到他的来电。

但我有时候,会突然想起他。正如子辰对我说的那样,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种孩子,他会有着金子一般的心。

子辰说这话的时候,我正看着屋檐下挂着的冰挂。那是北方极易见到的一种景象,晶莹剔透,折射着阳光,显得耀眼夺目。

文/万里;欢迎关注中财论坛

微小说:陌生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