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决定脑袋:“监狱里从未停止思考产品”,思考出的产品进了监狱

我们从小其实就被教育不要去“屁股决定脑袋”,但其实脑袋就是在屁股上方80厘米左右位置的。这个事情在所难免,比如:

  1. 没去过大城市,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2. 做一款满足身边人需求的产品,就妄以为能满足所有人;

  3. 基金投资经理会“接盘”很多糟糕的项目,因为拿LP的钱去投资,毕竟和自己兜里的钱是不一样的;

  4. 在国内抄袭做境外的“短视频”项目,认为老外也会喜欢“毛毛姐”,即使不喜欢,产品经理也可以研究出外国人喜欢的东西;

……


高效的管理者会不断主观反思,并且用流程去把控,让自己的思维能少受屁股局限。王欣是个很高效的管理者,快播是一个神奇的产品,刚需、切中要害、技术领先、营销成功……产品还能屈能伸。




他还披露了,“铁窗三载半,一直未停下思考产品”。我曾对王欣会带来的产品充满期待,1月14号,他却给了我们一个这东西:


马桶里能有什么?


我自己做过匿名社交产品“同事APP”。当年打市场,张小龙给我当头一棒上了一课,“匿名的环境容易产生诽谤、留言,对社会价值负面影响大,微信不愿承载匿名”。当年,同事APP分享到微信的接口直接被封杀了。


我当时觉得张小龙太坏了,有权力你了不起呗。于是我们又做了各种各样的截图分享功能,傻乎乎以为自己是另外一个阿里,一起“享受”被微信封杀的地位。


微信封了同事APP的分享,并不代表这个产品没有强大的需求存在。同事APP在市场上活到现在,仍然有30%+的日活。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我是“革命者”,我在坚持做对我用户有价值的事情。一直到公司钱要烧完,跟我一起混的兄弟快养不起家了,我才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除了喜欢我产品的用户,是不是还有讨厌我产品的人?讨厌我产品的人会对我的用户产生什么影响?我的产品让他们厌恶,会对社会产生什么影响?


比如色情网站,一般不是“喜欢”,就是“中立”。除非自己被偷拍放上去了,那才会“讨厌”。遇到类似“偷拍”的情形,一般成熟的色情网站都有完善的举报机制,讨厌色情网站的人,会去做各种举报。而色情网站内容管制不到位,很可能会让被偷拍的人家庭破裂、个人沮丧。


比如同事APP。用户“喜欢”,因为看到了身边事情的更多相关信息。然而用户的“衣食父母”公司,看到在社区内容中有人匿名挖掘和八卦公司理应设为“高压线”的内容,引起大家公开讨论,必定不爽。“公司”变成了讨厌我产品的人,而他们又对喜欢我产品的用户(公司里的员工)有巨大的权利。在这个产品关系中,同事APP注定无法在所有公司中顺利拓展,体量上不去。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少数极其开放的公司才会允许大量员工使用同事APP。


比如包括同事APP在内的所有的社区产品,基本得与公安联网。公安对反社会的言论最为敏感,因此一旦有人发动反社会的言论,社区要第一时间处理。在产品设计的时候,如果不把言论监控当一回事,那一开始就完蛋了。


回到马桶。“马桶”这个名字取得其实挺好的,用户一看就明白,可能有各种小道消息,脏脏的,可能有各种奇葩内容,看了一乐。万一没地方宣泄,还能去上面当个树洞,哗哗哗~ 一下就冲走了。想打听个小道消息,付点钱看谁愿意说。


从马桶负责人描述“马桶”的“挑战”来看,产品细节、取名、营销、商业逻辑都说得过去。看来王欣的确在恶劣的环境中,思考了很多产品,也思考了很多人生。




然而,谁不喜欢马桶?


微信和腾讯在第一天就给出了答案:匿名流言蜚语太多,微信不会做你的传播载体。这一棒子先把mt在微信端的流量斩断;


第二天会是谁?网信办会不会再去找找mt,问你是联网呢,还是关了算了?


如果产品活到第三天,那还会有被偷拍的小王、被断章取义爆料的小张、还有被调戏的小美…… 


王欣运气不好,这次不喜欢他产品的人,拥有流量权、监管权,还有长尾的无辜群众。营销风险、系统性风险、社会问题等等,把马桶第一天就“判”入了大牢。


*文中对王欣的解读存在夸张的描述,绝非对王欣的任何攻击。作者与王欣有类似的产品踩坑经历,通过此文复盘一些匿名产品思考上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