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巴西石油凶猛

国企管理

中央财经媒体 专注国资国企 效力国家经济

来源:《国企管理》2018.10下

 文/本刊记者  戴鄂

凭借盐下层石油日产102万桶的产量,2017年巴西成为南美第一大产油国,位列全球第九。今年,巴西石油产量迎来井喷,预计平均日产量将超过300万桶。

2018年9月,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原油日产量已达到150万桶,拥有21个运营的钻井平台。该公司今后5年还将有13个平台投入运营,投资额将达350亿美元。

巴西石油探明储量排名为全球第15名,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成立于1953年,2011年成为全球第五大石油公司。公司54%的股权由巴西政府直接掌控,总资产约1820亿美元,同时有1260亿美元未偿债务,也是新兴市场中负债最高的企业。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是一家几乎掌控整个巴西能源的国有控股企业。

盐下油田


盐下层油田指的是巴西大西洋海岸覆盖一层厚盐的超深水油田。据巴西官方估算,巴西近海区域石油储量保守估计约为500亿桶,因此盐下层油田被认为是新千年以来全球最大石油发现。国际能源署在《2013年世界能源展望》中预测,到2035年,巴西石油产量将占到全球新增供应量的三分之一。

此前,盐下层石油开采成本较高。国际油价在2008年达到高点后下跌,布伦特油价一度跌至每桶不足50美元,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利用科技创新和国际合作,使盐下层石油产量大幅增长,成本不断降低。

2015年,巴油盐下层石油开采技术获得OTC海洋石油创新技术奖,这个奖项被称为“石油工业的奥斯卡奖”。盐下层石油开发知识的完善和技术的进步减少了钻井和油井建设时间,节约了项目投资。2010年,平均建设一口海上盐下层矿井需要300天,而到2017年仅需100天左右。

经过不懈努力,在过去10年间,巴西盐下层石油日产量从前6年的50万桶,增长至第8年的100万桶。到2018年9月,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原油日产量已达到150万桶,拥有21个运营的钻井平台。该公司还表示,今后5年内还将有13个平台投入运营,投资额将达350亿美元,因此产量还将继续攀升。

在本国财力受限的情况下,巴西积极引入外资参与盐下层石油开采。

早在2010年前后,巴西海域盐下层发现卢拉这一巨型油田,已引起国际石油界关注。后来,卢拉油田附近隐约出现一个可采储量达10亿吨以上的里贝拉巨型油藏,缺乏资金的巴西政府于2013年对里贝拉油田进行对外招标。

首轮开采权招标中,由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荷兰壳牌、法国道达尔以及中石油、中海油两家中国油企组成的联合体作为唯一投标方中标。联合体以70亿美元的签字费(不包括后续投资)拿下了里贝拉油田产品分成合同,巴西国油是作业者(巴西政府的硬性规定,且持股比例不低于40%),五家合同伙伴的股比依次是40%、20%、20%、10%、10%。里贝拉油田一期开发进展顺利,于2017年底前投产,作为中资企业,中石油和中海油也开始享受投资回报。

2017年10月27日,巴西政府当天举行了2个轮次、8个桑托斯盆地盐下层区块招标。此次招标吸引了包括埃克森、壳牌、BP等国际石油巨头,以及中国三大石油央企、雷普索尔、挪威国油等十多家知名国际石油公司的参与,成为一次国际石油界的“奥林匹克”盛典。

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大公司在巴西的分公司均有中标。其中,中石油占20%股权的联合体中标佩罗巴区块,中海油占20%股权的联合体中标西卡布弗里乌高地区块,中石化入股的莱普索尔中石化巴西公司占25%股权的联合体中标萨皮诺阿边际区块,中石化参股20%的另一家企业葡萄牙石油公司中标北卡尔卡拉区块。

巴西总统特梅尔对竞标结果表示祝贺,他说此次投标显示出资本市场重塑对巴西经济的信心,并将为巴西创造50万个就业岗位。

放眼全球油气富集地区,像巴西海域这样对外开放、且采用产品分成合同模式的整装油气藏,已经很难找到。此次十多家石油巨头齐聚巴西,分享“最后的盛宴”。盐下油藏大多是API在35度以上的轻油,品质较高,预计桶油完全成本可以得到有效控制,壳牌公司就宣称能将成本控制在40美元/桶以下。巴西海域属于深水石油作业,钻探至油层的井深超过5000米,是一项高投入、高技术含量、高风险,也是高回报的活动。加入由拥有深水、超深水勘探开发作业技术公司组成的联合体,是石油公司学习赶超全球石油工业技术前沿、通过技术创新实现新发展、突破新领域,实现逆势增长的有效途径。

在2018年前7个月,巴西里贝拉项目累计生产原油90.4万吨,提前完成全年目标。上半年里贝拉项目勘探进展也好于预期,新增石油探明可采储量也已完成全年计划的116%。

2018年7月5日,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和中石油在谈判后宣布已签署意向书,以完成位于里约热内卢附近的Comperj炼油厂项目,并推动中石油参与海上的Marlim油田项目。

洗车行动


另一方面,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也在经历反腐风暴,清除“毒瘤”。

今年3月7日,美联社消息称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前总裁阿尔德米尔·本迪内因贪腐被判处11年监禁。在巴西最大建筑公司奥德布雷希特公司行贿百万美元的案件中,本迪内受贿和洗钱罪名成立。

2014年3月,巴西国家石油公司高管层被曝集体腐败,利用外包工程虚抬报价收受贿赂,随后还被曝光了有政界人士向巴油推荐承包商并从中收取好处费。为此,巴西司法机构展开名为“洗车行动”的调查。

巴西检方介绍,过去10年,公司前任高管们总计收受20多亿美元贿赂,行贿方多为建筑和工程企业。例如,本迪内利用其影响力,在2014年至2017年为上述建筑商提供非法帮助。本迪内于2017年7月份被捕,成为“洗车行动”中唯一受到牵连的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前总裁。本迪内于2009年被时任总统卢拉任命为巴西银行行长,6年后,巴西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任命他为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总裁。

2017年12月29日,巴西证券交易委员会对8名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前高管提起诉讼,指控他们在3座钻井船的签约过程中有违规行为,相关调查始于2016年3月,巴西证券交易委员会分别展开了14项调查。

而在2018年1月3日,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证实愿意花29.5亿美元了结一桩美国集体诉讼案,但前提是不承认任何不当行为。这一方案要得到曼哈顿联邦地区法官杰德·雷科夫批准,和解方案将不涉及在美国以外地区购买的非美国发行的巴油证券。路透社报道,如法官批准,在美国证券类集体诉讼案中,29.5亿美元可跻身最高和解金之列。另外,2016年12月,巴西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及其下属石化企业巴西化学公司在美国一家联邦法院认罪,并同意因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而接受至少35亿美元罚款。

受高管贪腐事件影响,再加上国际油价低迷,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资产缩水严重,2017年3月发布的2016年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连续3年亏损。到2018年3月15日,巴西国家石油公司2017年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亏损4.46亿雷亚尔(约合1.35亿美元),为连续第4年亏损,但亏损状况有所缓解。2017年公司运营收入达到356亿雷亚尔(约合108.19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108%,但在美国了结集体诉讼案花费29.5亿美元,加上税务规范计划花费约合31.61亿美元后,公司财务数据受到严重影响。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开采和生产总监西蒙尼·盖德斯说,公司2017年在生产方面完成了既定目标,并且减少了运营成本。

在经营业绩出现转机之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人事方面又现重大调整。2018年6月1日,公司首席执行官佩德罗·帕伦特向总统特梅尔递交辞呈。当晚总统特梅尔宣布由巴油原首席财务官伊万·蒙泰罗接替帕伦特的职务。虽然在帕伦特任职期间,公司结束亏损开始盈利,但由于其政策涉及裁员和油价调整,引发强烈不满,令帕伦特压力大增。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新任总裁蒙泰罗于1960年出生,加入巴油后一直负责财务事务。

2017年10月27日,巴西政府当天举行了2个轮次、8个桑托斯盆地盐下层区块招标。此次招标吸引了十多家知名国际石油公司的参与,成为一次国际石油界的“奥林匹克”盛典。

中巴合作


对于巴西来说,中国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巴西与中国的石油合作,正在石油产业各个环节展开。

多年来巴西国内对炼油行业缺乏投资,炼能有限。随着巴西石油产量陡增,大量的原油对外出口。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在中国增加对美产原油关税的背景下,中国从美国进口原油的数量锐减,巴西原油及时弥补了空缺,增加了在中国市场上的份额。在中国政府允许独立炼油商使用进口原油之后,巴西原油在中国的市场上的选择就更大了。

能源资讯公司思亚能源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独立炼油商从巴西进口原油的日均进口量为35万桶,是2017年同期的两倍多。最近几年中国对低硫原油的需求大幅增加,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近日表示可能会从10月开始向中国出售中质低硫原油。

炼化合作方面,2018年7月5日,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和中石油在谈判后宣布已签署意向书,以完成位于里约热内卢附近的Comperj炼油厂项目,并推动中石油参与海上的Marlim油田项目。

协议将确保双方共同为里约热内卢石油化工园区炼油厂的建设提供必要投资。该炼油厂将加工Marim油田区块生产的重油。Marlim油田区块的部分基础设施也待完善,需要一定的投资来取代现有设施、开发新井和完善海底生产系统。

巴西国家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伊万·蒙泰罗指出,该协议是中巴合作伙伴关系迈出的新一步。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声明表示,合作不仅加强两家公司之间联系,同时有助于加深中巴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这个炼化项目可以追溯到2004年,最初的计划是建成7个工厂,提供超过10万个工作岗位。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控制着巴西99%炼油产能,因为腐败问题,多个大炼厂陷入瘫痪。随着当局展开名为“洗车行动”的反腐调查,该项目2015年被暂停。在停工之前,Comperj炼厂项目已投入140亿美元。Comperj项目需要大约30亿美元的额外投资,才能达到每天16.5万桶的初始产能。现在,随着反腐行动走向收尾阶段,中石油的加入很可能将改变这个项目目前的困局。

成品油销售方面,2018年9月,中石油国际事业有限公司与巴西TTWork公司正式签署交割文本及股东协议,完成30%股权接收。巴西TTWork公司是巴西第五大成品油分销商,截至2017年底,向巴西国内2800多座加油站供应成品油。随着欧美、亚太地区成品油供应持续过剩,以巴西为代表的拉美市场成品油需求保持增长,市场潜力看好,渠道竞争激烈。至此,中石油获得该公司成品油进口份额和稳定的成品油分销渠道。

此外,巴西石油业使用的一些FPSO是在中国制造的,主体由中国建造的P67船目前停泊在里约热内卢的瓜那巴拉湾,今后将在卢拉油田投入生产。P70、P71和P77船正在中国进行船体和部分装备的制造。

9月17日,中石油总经理章建华会见巴西石油管理局局长德西奥·奥多内一行,双方就加强油气领域合作广泛交换了意见。9月19日,中石化副总经理马永生会见奥多内和巴西驻华大使马尚一行,双方就共同感兴趣的话题交换意见。




文字编校/蓝玉才

微信编辑/姜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