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皇帝有1种武器,来自海洋中,威力极强,一次杀了17000多清兵

明朝万历四十六年,一封来自辽东的紧急战报,急如星火般送入紫禁城,摆在了万历皇帝的案头。这封战报好比一阵暴风骤雨,打破了让大明朝沉醉两百年的“天朝大国”的美梦,让明朝上至皇帝、下至大臣乃至普通百姓,都感到了一阵透彻心扉的寒意和恐慌。世代僻处辽东一隅的建州女真部族,曾经是明王朝恭顺的下属,如今却在一代枭雄努尔哈赤的带领下,成为一头狰狞猛兽,向大明朝露出了锋利的爪牙。

明朝皇帝有1种武器,来自海洋中,威力极强,一次杀了17000多清兵

悍勇善战、胆略超人的努尔哈赤,于万历四十六年四月十三,正式起兵反明,彻底与明朝决裂,并且带领大军悍然进攻明朝辽东重镇抚顺关,一举破城,向大明帝国正式宣战。万历皇帝又惊又怒,决心严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他调兵遣将,组织十一万大军,在经略杨镐带领下,浩浩荡荡杀奔辽东,直扑努尔哈赤的老巢赫图阿拉,企图以绝对优势兵力,对建州女真来一个犁庭扫穴,永绝后患,明清之际有名的萨尔浒之战拉开帷幕。

明朝皇帝有1种武器,来自海洋中,威力极强,一次杀了17000多清兵

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这场看似实力悬殊、明朝占尽优势的大战,最红却以明朝完败而告终。明朝十一万将士大败而还,战死各级武将三百余人,士卒四万余人,损失骡马三万匹,刀枪器械、火铳两万多件。原来,努尔哈赤一方虽然人少地狭,但上下一心,同仇敌忾,生机勃勃,且清朝八旗兵多以游牧渔猎为生,个个都是骑射娴熟、勇敢无畏的天生战士。

明朝皇帝有1种武器,来自海洋中,威力极强,一次杀了17000多清兵

而反观明王朝,历经两百多年的统治,此时已经腐朽不堪,内部矛盾重重。文臣爱钱,武将怕死,官吏贪墨成风,军队武备废弛,连基本的粮饷都无法保证,上下离心,士气低落,人数虽多战斗力却极为低下,故此才会以优势兵力惨败给清兵。更为糟糕的是,明朝此时已经积重难返,萨尔浒大战,成为明清之战的一个模板,在此后的明清战争中被无数次重复。

明朝皇帝有1种武器,来自海洋中,威力极强,一次杀了17000多清兵

以萨尔浒大战为开端,标志着明朝全面丧失了辽东战场的主动权。此后清军攻城略地势不可挡,而明军则只能困守孤城,依托城池勉强自保,只要出城与清军野战争锋,则必败无疑。明朝军队丧失了最为重要的进攻能力和野战能力,导致无法歼灭清军有生力量,连吃败仗,局面越来越坏。

明朝皇帝有1种武器,来自海洋中,威力极强,一次杀了17000多清兵

正在此时,一件意外之事的发生,使得明朝获得了一种最具杀伤力的武器,差点扭转了明朝的败局,使得明朝抗清之战局面为之一新。明朝广东肇庆府推官邓士亮,在著作《心月轩稿》中,记载了这种武器的来源。万历四十八年,西方列强开始染指明朝东南沿海。隶属英国东印度公司的“红夷”,和侵占澳门的葡萄牙“澳夷”,因为划分势力范围不均,在广东沿海爆发冲突。红夷的大型战船和澳夷的战船各一艘,在广东阳江海岸一带遭遇飓风沉没。

两广总督胡应台,接到禀报后,不由怦然心动。当时西洋战船素来以船坚炮利著称于世,其火炮被称为“红夷大炮”,威力无比,是战场克敌制胜的利器。但众所周知,红夷大炮的制作生产技术,属于西洋各国的核心机密,轻易不肯示人。如今机缘凑巧,满载红夷大炮的红夷战船沉没在阳江近海,简直是老天赏赐给明朝的大礼。

明朝皇帝有1种武器,来自海洋中,威力极强,一次杀了17000多清兵

胡应台立即发下檄文,命令肇庆府地方官和水师速速派人访查沉船下落,准备打捞。经过一番艰苦的探寻,终于找到了沉船,并且获知沉船上确实有红夷大炮数十门。但把这数十门大炮从海底打捞出来,却大费周折。每门大炮重量都在千斤以上,身陷海底泥沙之中,即使在今天看来打捞出水也非易事。但古人有古人的智慧,“搭鹰扬架,捐俸雇募夫匠,设计车绞,阅九十日”,历经三个多月,终于在天启二年把三十六门红夷大炮打捞出水。

明朝皇帝有1种武器,来自海洋中,威力极强,一次杀了17000多清兵

三十六门大炮中的二十二门,随即被胡应台运往京师,留下一部分守卫京师,其余十一门被运往战事紧急的辽东前线的宁远城。天启六年正月,努尔哈赤亲统大军六万,杀气腾腾直扑宁远。宁远城中只有名将袁崇焕的两万多军民。但袁崇焕临危不惧,他制定“凭坚城用大炮”的防卫战术,充分发挥西洋大炮的威力对抗清军。这是西洋大炮在明清战场上首次出现,清军对此毫无防备,结果大败亏输。

《徐光启集》记载,大炮初试身手战果辉煌,“是役也,奴贼糜烂死亡者实计一万七千余人”,是明朝对清作战多年以来战果最大的一次,若无大炮,明军是无论如何也取得不了这样的战绩的。消息传来,明朝举国欢腾,天启皇帝下旨,敕封大炮为“安边靖虏镇国大将军”。遗憾的是,这种威力极强的最具杀伤力的武器,仅仅是给衰亡中的明王朝打了一针强心针,并未能改变明朝失败的命运。

参考史料:《心月轩稿》、《徐光启集》